北京金币邮市园地证券期货 → 倒在黎明前 一个年轻富豪的股灾心路(图)


  共有6596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

主题:倒在黎明前 一个年轻富豪的股灾心路(图)

帅哥哟,离线,有人找我吗?
和绅
  1楼 | 信息 | 搜索 | 邮箱 | 主页 | UC


加好友 发短信 董事长
等级:管理员 帖子:25279 积分:130138 威望:100 精华:7 注册:2004/11/28 8:57:00
倒在黎明前 一个年轻富豪的股灾心路(图)  发帖心情 Post By:2015/7/18 15:44:00 [只看该作者]

倒在黎明前 一个年轻富豪的股灾心路(图)


范伟勇一家四口在邮轮上


2015年夏天,中国股市如同搭乘过山一般,攀上鲜红的暴涨,又冲向暗绿的暴跌,人人称之为“疯牛”。

7月上旬,大盘硬生生从绿色的深渊中拉起,一场不见硝烟的金融战暂告停歇。

这场股市震荡也是投资者与自我的“大战”。7月8日,一再期望撑下去的融资客范伟勇“弹尽粮绝”,不得不接受“强制平仓”的结果。

有人骂他活该,有人为他惋惜,也有人和他一样,10年积累,一朝输尽。

当暗绿的跌落停息,红色的曙光初露时,有人叹息:这些渴望更多财富的人已倒在黎明前。

范伟勇盯着电脑屏幕,心砰砰直跳。忽然,他眼前的数字,从749万,变成了80万。

“完了,全完了。”他喃喃道。

7月8日上午10点30分,上证指数[3.51%]暴跌161.3点,这位使用1∶1融资杠杆的股票投资人持有的股票全部跌停,他的账户维持担保比例低于临时平仓线,被券商强制平仓,偿还融资本息。

仅仅8分钟后,他用于补充保证金的100万元现金到账,为时已晚。因为触及“强平线”的账户太多,范伟勇开户的证券公司不得不使用电脑系统,“自动排队强平”。这意味着,“没有商量的余地”。

同一天,范伟勇身边不少使用券商融资融券业务投资股票的朋友都遭遇了“强平”,大盘收报3507点,较6月12日5166的高点重挫1600多点。

7月9日,上证指数连破3600、3700关卡,大涨5.76%,收盘时千股涨停。至此,一场看不见硝烟的金融大战暂告停歇。范伟勇此前的两支重仓股都在这天的逆袭中涨停。

“这跟我已经没什么关系了。”7月11日的生日宴上,这个刚满36岁的男人拥抱着一双儿女,享受着亲友们的祝福,“开始平静下来,愿赌服输”。

被强平的当晚,他和朋友们曾计算过,在这场股市震荡中,十几个人亏损总计超过一亿元人民币。在电话里痛哭后,范伟勇把自己的经历写下来,发到微信群和天涯论坛中。

仅仅24小时后,就有超过百万人次浏览、转发这篇文章。

有人骂他:“活该,谁让你加杠杆!”有人温和地批评道:“适时的撤退,比顽固的坚守更具智慧。”

“晚了10分钟,输了10年。”范伟勇在微信朋友圈里写道,他损失了850万元现金,这笔钱是他打拼10年的积累。

上证指数在他离家的3个月里,大涨近50%,直逼5000点

5月26日,范伟勇带着被阳光晒黑的皮肤回到上海。这位资产管理公司老板刚刚结束为期86天的环球旅行,乘坐的是欧洲最大邮轮公司旗下的“大西洋[0.00% 资金 研报]号”。

这是第一艘从中国港口出发的环球邮轮,跨越三大洋、五大洲,途经18个国家和地区,抵达28个目的地。范伟勇为全家8口人支付的旅费,是150万元人民币。 

“我想给家人好的生活。”他淡淡地说,“这钱花得值。”

到家的第二天,范伟勇就被一群激动的朋友拉到了茶室里。

“老范,你走了3个月,中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!”朋友说。这时,手机一直处于无网络状态下的范伟勇才得知,上证指数在他离家的日子里,大涨近50%,直逼5000点,创业板指[5.95%]数眼看翻倍,两市几乎所有个股股价都在飙升,他的两支重仓股有接近5成收益。

“你看我买的这个,今天涨停了!你再看这个,明天还会涨停的!”朋友的手指不断划过电脑屏幕,表示“资产翻倍了”,并提出倡议,“以老范为中心,大干一番”。

范伟勇自认为不是个冒进的投机者。今年之前,他从未使用过“杠杆”进行股票投资,买的个股也多是蓝筹股,“从不碰创业板”。他总把“价值投资”和“趋势投资”挂在嘴边,一支股票有时能持有一两年,期间连一次“高抛低吸”的操作也没有。

2014年年底,他到广西考察项目,同行的一位券商老总劝他做点两融业务,行内称“加杠杆”,即用现金或股票作为抵押物,按一定比例从券商借钱或借股票。赚了是自己的,赔了就要用抵押物偿还借来的本息,称之为“平仓”。

在经过一番咨询、计算和评估后,范伟勇觉得,正规券商两融业务利润还比较可观,风险也还算可控,便用850万元本金作为质押,实际融资740万元,杠杆比例还不到1∶1。

地雷就这样埋下。

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,越来越“牛”的大盘为范伟勇带来了超过500万元的利润,“还是在蓝筹股涨得慢的情况下”。

此时,尽管市场上已有“提示泡沫”和“注意回调风险”的声音,但“牛市”的说法还是占据媒体头条。券商营业部门口,等待开户的人群排着长队,任何公共场所都能听到谈论股票的声音。

在“大好形势”下,范伟勇放心地关上手机电脑,带着妻子儿女、父母和岳父母去环球旅行,愉快地享受着天伦之乐和邮轮上豪华的贵宾服务。

他不到30岁时就拥有位于上海的别墅和两辆凯迪拉克轿车,并为儿女购置了几间商铺。他创办的资产管理公司位于顶级企业林立的陆家嘴[5.76% 资金 研报]soho写字楼,还作为嘉宾登上过知名的财经节目。

他起初不怕下落,在他看来,自己的人生就是从一无所有开始的

直到最近几天,范伟勇翻看过往数据,才想起5月28日那天,大盘曾结结实实地摔过一个跟头。“那也许是一个警示”,但当天他并没有在意,甚至很快就忘记了。

28日一大早,他带着儿子,登上了上海开往北京的高速列车。在他的记事本上,如今还能查到“北京,儿子看病”几个字。这件事的重要程度,对这位父亲来说,“超过一切”。

对着记事本和大盘走势图,范伟勇才回忆起,在北京的那个晚上,他曾在财经新闻里看到了“一根大阴线”。

当日,上证指数收跌6.50%,指数狂泻321点,重演2008年5月30日指数下跌幅度。“涨得太快了,调整一下很正常。”他清晰记得自己当时的判断。

一直到6月12日大盘站上5166点前,范伟勇的记事本里都塞满了与股票无关的事,比如“见XX”、“定房子”、“和XX吃饭”以及“看项目”。在他看来,“中国的金融市场一定是向好的,没什么问题”。

而大盘的强力走势不断证实着这位“趋势投资者”的观点,直取5000点大关。

欢腾的气氛填满了整个市场。根据权威网站发布的数据,不少股票型基金净值翻倍,领跑者则达到了四五倍。不少私募基金体量急速扩张,投资者的咨询电话从早响到晚。

从6月10日到6月17日,范伟勇去广西出了一趟长差,考察实体投资项目。他的股票账户资金一度膨胀到接近2000万元,但他“压根儿没怎么看”。

和全国大多数投资者一样,范伟勇和他身边的朋友都认为牛市真的来了,而5000点仅仅是一个阶段性成果。

事实上,6月12日的5166点的确是一个关键节点,但此后的走向,却不是飞升,而是下落。

范伟勇起初不怕下落,在他看来,自己的人生就是从一无所有开始的。

1979年,他出生在上海徐汇区一户农家,“是村里最穷的家庭”。3岁时,他就挎着篮子站在村口,等运砖的大车经过。遇到颠簸,大车会洒下零星砖块,在遮天蔽日的滚滚灰尘中,他用小手捡起砖块,拾回家“盖房子”。一到雨天,“外面下大雨,家里下小雨”。

除了种地,父亲靠做点小生意维持一家人的开销,母亲则开吊车、运石子,每天忙到凌晨一两点回来,这个家庭的独生子不得不学着做饭给自己和祖母吃。

“我是草根里长出的孩子。”他说。6月17日,他回到上海,大盘刚刚经历了连跌两天、近300点的深度回撤。

当时,他和朋友们心情还不错,一同调侃自己“回来干嘛”。这一天,沪指收盘时反弹80点,深指则上涨接近2%。

他和来自银行券商、投资机构和民营企业的几个朋友聚在一起聊天,几乎在场所有人都相信“股市一定会拉起来”

6月18日,备受瞩目的券商新股国泰君安进入上市申购流程。由于其融资规模较大,吸引了大量资本从原本持有的股票中撤出,怀着“新股上市后会有多个涨停板”的期待,进行申购。

根据业内人士的分析,这可能只是当天股市下跌的原因之一。这一天,沪指下跌182点,报收4785点。

“虽然亏损不少,但仍在可接受范围之内。”范伟勇回忆,自己重仓持有的两支二线蓝筹股仍处在盈利的价位。

那天晚上,他和来自银行券商、投资机构和民营企业的几个朋友聚在一起聊天。几乎在场所有人都表示了对未来的坚定信念,相信“股市一定会拉起来”。

尽管这些“有点资本的人”都使用了融资杠杆,但他们仍然“支持证监会打击场外配资”。

“我听说最高有1∶10的杠杆。”范伟勇表示,他坚信正规的“两融”业务不会受到影响,因为“券商融资规模2.4万亿是固定的,不可能拖累大局”。

6月19日,股民们期盼中的拉升并没有到来。沪指暴跌306点,深指暴跌1009点,这样的局面出乎大部分人的意料,股市的巨幅震荡引起舆论的巨大反响。不少投资机构降低仓位,一些散户则“割肉出逃”。

根据当时一份机构出具的A股分析报告,此时,监管机构对场外配资进行的清查已经广为人知,不少“杠杆”主动或被动降低,对市场形成了冲击。

那晚,在和一个券商朋友碰面时,范伟勇却没有一点儿担心。他甚至还为这轮下跌感到高兴,因为“打击那些高杠杆配资和一切不规范的东西,市场会越来越好”。

范伟勇认为自己是“享受了改革红利的一代”。

1994年,他进入中专学习涉外会计。那是当时颇为热门时髦的行业,他的同班同学里,如今有人已是美国上市公司的副总裁,还有人当上了国企老总。

18岁时,范伟勇一边读书,一边到肯德基打工,这个裤子鞋子上总是沾满面粉和油渍的年轻人拼命干活,得到门店“二级助理”职位和月薪2500元的工作机会。他拒绝了,并在1998年毕业后,成为一名基层保险业务员。

凭着“下苦力气扫楼推销”,半年后,他当上一家老牌保险公司最年轻的营业部业务主管,并接连从保险跳槽至互联网,又跳到当时还是新兴事物的移动支付领域。

2005年5月1日结婚之前,他已经在上海攒下了婚房,年薪达到50万元人民币,并积累了广泛的人脉资源。

2006年,他辞职创立自己的投资公司,购置了别墅和几间商铺“留给孩子”。这个“不抽烟不赌博不碰毒品”的70后,最大的愿望就是“让家人过上好日子”。

也就是在这一年,他开始进行股票投资,因为“看好整个中国经济的发展”。

2015年端午节前的最后一周,A股上演了7年来13%的最大周跌幅。在行业网站、财经媒体和各种股票贴吧中,许多评论吐露着哀伤和隐忧:“蜜月期已经过去了。”

6月20日,大跌之后,入市快10年的“老股民”范伟勇为女儿庆祝7岁生日。端午节小长假到来,他沉浸在女儿甜美的笑容和派对欢乐的气氛中,“心情没有受到任何影响”。

  他又一次选择了“不割肉”,他陷入了焦虑之中,不断地打开手机,目睹自己的财富以每天数十万的速度缩水

3天后的星期二,沪指反弹98点,涨幅2.19%。

范伟勇算了算自己的账户,总数差不多1500万元,本金与配资比例接近1∶1。

这意味着,前几轮的调整已经吃掉了他前期的利润,此前“毫不在意”的他警觉起来,开始在处理日常经营业务的间歇关注股票行情。

晚上一回到家,他立马盯着盘面,并从金融行业内的朋友处得知,杠杆加至1∶5的配资账户已经被清理完毕。

“接下来是1∶3、 1∶2 ,而我们是1∶1,这是国家认可的融资融券杠杆。”范伟勇安慰自己说,要到达“平仓线”,所持股票还得6个跌停板。

就在这微弱反弹的交易日里,范伟勇的朋友和他所知的不少投资机构抱着“主动买套”的信心回到市场。他们曾被“两震出场”,但此时,用“颇为专业的眼光”来看,“这波调整接近尾声了”。随之到来的星期三带来了更多“信心”,大盘再次拉升一百点。即使星期四的下跌耗光了这意味着信心的“一百点”,但就连坐在电视台演播厅里的专家也依然念叨着“正常调整,不会改变牛市的走向”。

范伟勇至今记得那个“黑色星期五”。2015年6月26日上午,他约了一位做互联网金融的老总谈合作。午饭时,他们各自打开手机看股票,“虽然不少是大跌,但大家还是在谈论合作内容本身”。

对于下午1点30分,范伟勇印象深刻。他观察盘面,不少股票的确打开了跌停板,并快速拉升。结束会面后,他回父母家小憩,两点整,他看了眼行情,随即安然睡着。

午睡醒来已经4点过了,范伟勇还没爬起来,就迷迷糊糊地抓起手机看行情。他看到了一片绿色,沪指暴跌7.4%,两千多只股票跌停,创业板也几近跌停。这场直接的“跳水”大约是从两点半开始的。

范伟勇的心迅速揪紧了。“抛点吧!”老父亲看到新闻,也紧张地劝导他。 

第二天是星期六[7.35% 资金 研报],他参加朋友孩子的10岁生日庆典。这场下午就开始的活动一直持续到晚上10点多。

在五彩缤纷的气球和孩子们嬉笑打闹的包围中,20多个“爸爸”却持续着神色凝重的谈话。

他们是一群有十几年交情的老友,年龄在35岁到45岁之间。其中有五六人来自金融行业,有三四个创业者,有医药行业的教授、司法系统的领导、娱乐行业的老板……他们的共同点是,都买股票。所有人都显出惊慌和忧虑来:国家好像没有出手,要出场吗?

“反正这钱放着也没用,让它跌一阵吧。”最终,大家达成共识,不为这一时的、短暂的亏损出逃。

这个周末,央行同时推出降准降息的“利好”政策。然而,6月29日开盘后,“双降”刺激沪深两市高开,却没能拦住它们一路走低。

权重股接连“跳水”,题材股掀起跌停潮,沪指虽尾盘有所拉升,但全天盘中巨震10.07%,两市逾1500股跌停。沪指自创下这轮新高后,10个交易日跌逾千点,跌幅达20%。

一时间,投资者们的信心受到“重创”。各种社交平台被“排队跳楼”的调侃刷屏。

“可我的票这一天才跌了4.78%。”范伟勇翻看笔记,当时他认为,“真正有价值的股票是能扛住的”。与此同时,证监会官方微博发布“答记者问”:“中国证券金融股份有限公司称,目前两融业务总体风险可控,融资业务规模仍有增长空间。”

范伟勇又一次选择了“不割肉”,并自认为“反对场外配资,更不会用”。那段时间,他陷入了焦虑之中,不断地打开手机,盯紧盘面和股指期货,并随时查看交易账户,目睹自己的财富以每天数十万元的速度缩水。

每当心理防线快要崩溃时,他就反问自己:“救市呼声这么高,证监会发言人也说回调过快,不利于发展……下跌的空间还大吗?”

他被一条又一条利好消息不断说服,失去了避免悲剧的最后机会

2007年,一批朋友移民加拿大,曾动员范伟勇也走。“钱倒是够,就是不想走。”范伟勇回忆,那时的他尝到了国家发展带来的甜头,兜里有钱,事业蓬勃,家庭美满,安全感十足。身高177厘米的他,体重从20岁时的125斤,涨至不久前的190斤。

“我从二十出头就开始做点生意,我们这一代人都是改革开放红利的受益者。”范伟勇的朋友、民营企业家老单表示,“直到成为中等收入阶层,也就是这个国家发展的中坚力量”。

老单的一位朋友甚至抵押了自己的房产,向账户追加保证金。所有人都认为,自己“做好了风控”。

6月30日,在范伟勇眼中,是一段血腥旅程的开始,“很多之前‘逃掉’的朋友就是‘死’在这个节点上”。

当日,在基金业协会倡议“不要盲目踩踏”、证券业协会表示“强制平仓影响小”以及养老金入市消息的共同推动下,沪指开盘小幅反弹,随后再次暴跌。但临近收盘时,大盘强力反转,飙涨5%,站上4200点,创业板则势头更猛。沪深两市近300只个股涨停。

“当天几乎所有身边朋友和金融圈内朋友抄底进入。”范伟勇说,考虑到亚投行此前已顺利签约,他们觉得“处在一个很重要的节点上,股市一定会向好。”

然而, 7月1日的暴跌随之而来,将30日的反弹点数全数吞噬。“大家都懵掉了。”范伟勇回忆道,“1∶3的杠杆也已经‘爆仓’(即保证金比例跌破平仓线)”,他慌了。

此时,市场上充斥着纷繁莫测的消息。有人担心“境外势力做空”,也有人悄悄传播着各种阴谋论。

中金所很快现身辟谣:合格境外投资者做空A股消息不实,并表示可以拓宽券商的融资渠道。

7月1日,修改后的《证券公司融资融券业务管理办法》正式发布实施,规定两融业务允许展期,担保物违约可不强平。

当晚,范伟勇得到来自开户券商的确认,接近平仓线,只需要将保证金补入账户即可。他再一次充满了希望:“我还有什么理由在这个点位去抛售股票?我没有!”

那天,他一直守在电脑边,并被9点钟一条利好消息、10点钟又一条利好消息不断“说服”。尽管在他看来,连续的千股跌停实属罕见,尽管此时,他持有的一支二线蓝筹股在顽强抵抗了一段时间后,彻底被大盘拉下,但他依然决定留下。

如果想避免最终到来的那场悲剧,这本是他最后的机会。

100万元保证金还在“路上”,账户总资产749万元已瞬间变成了80万元

7月2日,沪指一度失守3800点,在“石化双雄”等权重股拉升下,终报3912.77点,又现千股跌停。

这天,证监会宣布对涉嫌市场操纵行为进行专项核查,但“黑色星期五”如影随形,不仅千股跌停,沪指盘中再创本轮调整新低。范伟勇不少朋友的账户在这个周五被强制平仓,他还写了长长的感慨,发在微信群里。

而这回他自己也彻底慌了。他从朋友那里打听到,正常融资融券业务已经有强制平仓发生,而接近平仓线的账户数量正在快速增加。

与此同时,中国汇金公司正在出手护盘,政策层面的救市与利好消息不断涌现。

但范伟勇所持有的股票已经陷入非理性的暴跌,每日封死跌停板,“想跑已经跑不出去”。与此同时,他身边的朋友也面临着相似的窘境。

“我已经在等待被强平了。”老单回忆道,他不愿再追加保证金,担心这份投入再次被大盘吞噬。

但范伟勇想最后一战。星期六,他仔细研究了自己的账户数据,得出结论:只要再准备100万资金,就能扛到周三跌停;如果准备200万,就能扛到周五跌停。他一边筹钱,一边紧急约见身为券商老总的朋友,席间递过一张纸条。

纸条上写着他的账户代码和登陆密码,他向老友求救,周一自己在香港,请代为操作。

那是极具历史性的一个交易日。7月6日开盘后,千股涨停,但收盘时又一致栽入跌停。紧接着,7月7日,除银行石油等板块上涨,超过1700个股再次坠入跌停的深渊。且买盘几乎统统为零,意味着股票的流动性丧失。

那一晚,范伟勇与众多好友沟通,得知券商融资盘已被大量强平,而他深知自己的账户也濒临平仓线。在赶晚班机从深圳飞往南宁前,他致电答应借钱的朋友:“明天一定要把钱打给我。” 

到达南宁已近凌晨,范伟勇抱着电脑,直接去了朋友家。一群人通宵交流针对股市震荡的看法,并进行数据分析,为接下来做打算。

“相关部门肯定正在通宵加班,跟我们一样!”朋友对着播放电视剧的财经频道,努力开着玩笑。

“都这个样子了,撑下去吧!”范伟勇账户上只剩下825万元。

他万万没想到,7月8日上午,又一片跌停板在开盘时出现。9点30分,范伟勇收到开户券商发来的3条信息,告知他已破平仓线,可能被强平。

他的心脏开始剧烈跳动,立即抓起电话打给券商的朋友,却被告知“已经进入电脑自动强制平仓排队”。

“强制平仓多得吓死人,部门人手都吃紧了!”朋友在电话里说,挂掉电话,范伟勇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:只要在排到之前把保证金补进去就是了,不要就差几分钟!

在朋友网银转账的十几分钟里,范伟勇死死盯着屏幕上的交易账户。他已经失去了操作股票买卖的权限,10点30分,100万元保证金还在“路上”,账户总资产749万元瞬间已变成了80万元。

“我的心忽然就空了,也彻底静了。”范伟勇回想经历“强平”那一刻的感受。仅仅8分钟后,保证金到账,但已失去了意义。

此前,这个股票账户对他来说像一只血泵。他将辛苦赚来的现金流不断加入进去,又从投资中获得利润,支付房贷、创业和家人的一切开销。2006年和2007年,这个账户曾用丰厚的收益带给他“无比美好的回忆”,但眼下,他失去了奋斗10年积攒的几乎全部现金。

“不只我一个,我身边几乎所有的融资朋友都被强平了……输得少的大概300万~500万,多的大概3000万~5000万,人均损失1500万左右,最多一个朋友损失1个多亿,好多人房子卖了,我们基本都把10年的奋斗输给了这次的股灾……”

范伟勇在当晚的文章中这样写道,但几天后,这个“草根里长出的孩子”已经不再偷偷哭泣,而是着手筹划“再出发”。

老单也被“强平”了。他起初迷茫而愤怒,但最终陷入了自我反省:“这个社会给我的投资理念误导了我,此前是一种投机行为,以后会回归到价值投资。”当被问及如果能重新选择,会如何决断时,这位步入40岁的民营企业家笑了:“什么东西都只有未来,哪有什么重来?”

就在范伟勇、老单以及与他们差不多的大量融资客被平仓的第二天,沪深两市奋起反弹,千股涨停,强力的拉升持续数日,不见势弱。

“这和我的预测一致。”范伟勇说,依然淡淡地,带着十足的专业范儿



北京金币网 www.bjjb.net 邮币卡共享
13901203358(大宗业务)13366666597(一般业务)
北京金币理财,打造第一品牌!推荐黑马,互利共赢!
工行北京海淀区西区支行:6222020200030743500
农行北京北太平庄支行:6228480018415948373
建行北京鼎昆支行:6236680010001938281
 回到顶部